芯达旅游网 > 冬季旅游 >

房产被黑 新丝路老总告三亚旅游公司

时间:2020-09-13 03:3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一方是中国娱乐界名人、新丝路模特公司老总李小白,一方是中国知名旅游城市三亚最大国资旅游企业三亚市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亚市旅游公司”),在2年时间里,因为一套集资房,双方矛盾愈演愈烈,最终闹上法庭,一度备受质疑的单位集资建房再次暴露出其难以掩饰的问题。

  李小白称,自己在三亚遭遇了集资建房黑幕,三亚市旅游公司个别领导不择手段恶意侵占属于个人的合法房产;三亚市旅游公司却认为依法收回李小白的集资房是纠正公司前任领导的乱作为,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与李小白一起参与购买集资房并被三亚市旅游公司收回的还有媒体人士徐睿、经商人员陈传洪等5人,他们均认为自己的合法房产被恶意侵占。

  集资建房资金不足寻求外援

  2001年至2003年期间,三亚市旅游公司计划在月川小区集资建房,这已三亚市最后一批集资建房。这时候的三亚刚刚走出90年代房地产泡沫的阴影,很多人对房地产市场没有信心。

  一直负责集资建房工作的三亚市旅游公司副总经理陶列平介绍说,由于三亚房地产市场刚刚回暖,三亚市旅游公司职工对此缺乏认识,集资建房刚开始时很多职工没有要,虽然公司747名职工中有634名都无住房,但最初统计要买集资房的只有50多户。公司多次开会动员,最后距离月川小区集资建房220套的距离仍然有近40套无人购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三亚市旅游公司同意适当放宽到公司职工以外的合作单位和人员,包括4名公司已离职人员、8名国资委(三亚市旅游公司的上级管理部门)人员、21名外单位人员和4名合作单位人员,共计37人,购买集资房的房价则从1060-1198元/平方米不等,并分别在2003年11月20日与三亚市旅游公司签订了集资建房协议(其中2人交了房款,但未在协议书上签字)。

  李小白作为新丝路模特的老总,2000年开始已在三亚举办新丝路模特总决赛,成为三亚的知名人物。李小白说,我当时并没有想在三亚买房,三亚市旅游公司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参加集资建房,在了解到他们集资建房的人数不足时,自己才同意购买三亚市旅游公司的集资房。

  然而,三亚市旅游公司董事会在2008年2月19日上报给三亚市委书记等领导的报告中却认为,按照三亚市1995年颁布的《三亚市城镇职工集资建房暂行办法》第二条“凡有三亚市城镇常住户口的职工(不包括临时工),属于无房户、住房困难户及危房户均可参加集资建房”规定,李小白等人完全不具备在三亚市内参与集资建房的资格和条件。

  李小白和陈传洪等人感到自己很委屈:当时是三亚市旅游公司找到自己参与集资建房的,三亚市旅游公司并未告知三亚的这一规定,否则自己不可能参与集资建房,因此,即使没有购买集资房的资格,相关的损失也应该由没有履行告知义务的三亚市旅游公司自行负责。

  付完购房款被告知协议解除

  李小白等人与三亚市旅游公司签完集资房协议后,交齐了30%的首付款。随着集资楼的顺利施工,37户外单位和合作单位人员也开始陆续交齐购房款,期间的2004年底,三亚市旅游公司的董事长换成了邢益民。

  到目前,除李小白等人外,已有30户外单位人员装修入住。

  但李小白等人的交付房款过程却被认为是严重违约行为。三亚市旅游公司上报给市委书记的最新报告认为,自李小白等人2003年9月分定房子后,一直拖延至2006年1月20日才补交齐应交买房款,按公司集资建房领导小组规定的交款期限,拖延了2年多,已构成严重违约事实。

  除此之外,三亚市旅游公司还提到了李小白等人与其签订的集资建房协议虽成立但在法律上尚未生效。理由是《三亚市集资建房协议》是由三亚市房改办统一制定的规范的合同文本,其第十四条已明确硬性规定须经市房改办签证盖章生效,但李小白等人的协议没有经过鉴证盖章,属于无效合同,李小白等人的购房款则于2008年1月10日移送至三亚市公证处存放。

  李小白、陈传洪等人认为旅游投资公司的报告完全是在隐瞒事实,他们说,并非只是他们的协议没有房改办的鉴证,其他所有参加月川小区集资建房的除需向银行贷款的协议有房改办签证外均没有签证。为什么不说这些人的协议无效,却只针对我们几个人?

  至于交款拖延问题,李小白陈传洪同样认为责任完全在三亚市旅游公司,他们指出,三亚市旅游公司的集资建房帐户在2004年就被注销,他们的购房款汇不进去,直到2006年1月三亚市旅游公司给他们发了催款通知告诉了新的银行帐户后,他们均及时按照三亚市旅游公司的期限及时将余款打入了新的银行帐户,之后多次找三亚市旅游公司拿房均被拒绝。

  三亚市旅游公司工程部经理、集资建房办公室主任刘勇指出,并不是李小白他们不交钱,是三亚市旅游公司的集资建房帐户2004年1月25日注销了,他们交钱的事也只能暂时停下来。

  在三亚市旅游公司提供的资料中发现,直至2007年7月10日,三亚市旅游公司工会才开始向董事会建议终止李小白等7人(其中2人已交纳房款但未在协议上签字)的买房资格;7月16日,三亚市旅游公司常年法律顾问出具了可以终止与李小白等人的协议并处理相关房产的审查意见书;8月10日,三亚市国资委同意三亚市旅游公司终止与李小白等人的协议;9月30日,三亚市旅游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解除与李小白等人的协议。

  李小白、陈传洪认为三亚市旅游公司的这一过程蓄谋已久,其目的就是侵占自己的合法房产,现在距离月川小区不足50米远的”山水天城“商品房小区房价已经到了每平米一万多元。

  收回的房产售给了公司领导

  陈传洪说,多年经营生意,自己并不缺一套房子,更不需要用三亚市旅游公司的集资建房去赚钱,之所以一直不同意解除协议,是因为协议是合法有效的,更是因为看到了三亚市旅游公司的董事会决议。

  “三亚市旅游公司收回我们的房子,却仍然以集资建房的价格卖给了领导干部,他们竟然明目张胆的将这些领导干部的名字写进了董事会决议中。”

  在2007年9月30日的董事会全体会议决议中,董事会决议将解除协议收回来的房产以每平米1000元左右的价格转售给了江桂金、邢益民、廖永明等7人。

  通过各种途径查找,李小白、陈传洪、徐睿等人发现,上述的7人中,当时江桂金是三亚市国资委书记,邢益民是三亚市旅游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廖永明是三亚市旅游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均为三亚市旅游公司或上级单位的领导干部。

  三亚市旅游公司董事长邢益民说,董事会决议确实把房子卖给了上述7人,他们均是住房困难户和无房户。

  据悉,上述房产转售之后,新的购买者有部分已装修入住。

  徐睿认为,三亚市旅游公司的行为是个别人利用权力胡作非为,他们打着避免国有资产受损失的幌子为自己谋取私利,是非常恶劣的事件。

  注意到,在三亚市旅游公司工会2007年7月10日上报董事会解除与李小白等人购房协议的建议书中提到:“本公司目前有500多户干部职工申请买房。”

  法院很快就将判决

  2008年,李小白等5人将三亚市旅游公司起诉至三亚室城郊人民法院,法院受理此案并进行了开庭审理。陈传洪告诉,他们原本以为对于这样一桩十分简单的民事案件,法院在开庭审理之后很快就会判决,但结果到今天两年多了还没有接到法院的任何通知。

  “本案最大的争议焦点是双方签订的集资建房协议是否有效。”3月9日,在三亚市城郊法院,该院有关负责人介绍了本案的有关情况。该负责人说,法院方面对于本案的态度十分慎重,多次召开审委会讨论和向有关部门和领导进行汇报,并召集相关各方进行协调。同时还试图调解此案,但由于双方均不愿让步,调解也无法进行。但据他透露,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和协调,法院方面以及对此案形成了初步的处理意见,很快就会作出判决。

  而在三亚联系采访购买了上述转售房产的原三亚市旅游公司相关领导和三亚市国资委有关负责人时,对方均选择了回避。

  在得知法院即将对这一持续了长达5年时间的集资房纠纷案件作出判决后,李小白说:“我非常热爱三亚,在三亚买集资房的事让我很伤心,但相信只是个别干部违法乱纪,三亚市委、市政府及司法部门会还自己一个公道,也会严惩违法乱纪之徒。”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